沿着运河的印迹|会馆(一)




沿着运河的印迹



昔日运河边,凡有大码头处,一般都建有会馆。

会馆是中国明清时期都市中由同乡或同业组成的团体 。始设于明代前期,迄今所知最早的会馆是建于永乐年间的北京芜湖会馆。嘉靖、万历时期趋于兴盛,清代中期最多。即使到了清代后期,突破地域界限的行业性会馆仍然只是相当个别的。



会馆简介


明清时期的会馆大体可分为3种:士绅会馆、科举会馆和商业会馆。

土绅会馆是明清会馆的最初形式,主要由寓居京城的官员捐建。北京芜湖会馆即是此种类型,起初为同乡官员聚会场所,后又为来京应试的举人提供食宿,从而兼具科举会馆的功能。

科举会馆又称“试馆”,主要存在于举行乡试的省会城市和举行会试及殿试的北京,是以接待举子们考试为主的会馆。在一些省会城市中也有为科举服务的会馆,但数量不多,大都为商业会馆同时兼具科举会馆的功能,如浙江杭州的秦晋会馆和山东济南的山陕会馆。

商业会馆即是由商人兴建的会馆,是明清会馆的主体。商业活动的频繁是商业会馆建立的基础,明清时期全国的商品经济蓬勃发展,长距离的商品贩运兴盛,京杭大运河的贯通给这种长途贸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于是各地商帮纷纷在运河沿岸建立商业会馆,这些因运河而兴的会馆成为明清时期运河商业文化的载体和见证。



运河会馆

清代康乾年间是运河会馆发展的鼎盛时期,这时期建立的会馆具有非常强的地域性,它们其中既有同行业的会馆,也有不分行业的会馆。

兴建商业会馆的主要目的是使身在外地的同乡人能互帮互助,在思想感情上能交流沟通,做到“敦亲睦之谊,叙桑梓之乐,虽异地宛如同乡”。有的会馆还为南下北上的商人提供代存商货的事务;有的则为商人定期举行商品交易,并制订规约统一商品价格。总之,会馆的兴建保护了商人的权益,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清朝末年,运道不畅,经济萧条,运河会馆开始走向衰落,到了光绪末年,会馆已经逐渐转变为各种同乡会组织。民国以后,河道於废,运河经济功能消失,新的商业组织的出现以及客居异乡的外乡人的本土化,使运河商业会馆这种产生于特殊地域和经济背景下的组织形式逐渐消亡。



晋商会馆

明清时期,晋商四海称雄,富甲一方,其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富裕之后的晋商在故里修建了一座座大院;在其所到之地,也修建了一处处宏伟壮观、富丽堂皇的建筑——晋商会馆。明清辉煌之时,晋商曾建立了覆盖全国的约400座山西会馆,“凡商贸繁华处必有晋商,有晋商居处,必有会馆”。

所有山西会馆的共同特征有二:一是都拜关公,有关帝庙或关公殿;二是都有戏楼。山西会馆是明清商人会馆的典型代表,其内在的商业议会、资本运作体制等等对今天的商会、商人会馆等的运作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



全晋会馆又称“山西会馆”,是清乾隆年间由山西钱行商人集资创建的晋商举行庆典和娱乐活动的场所。位于江苏苏州城内平江路中张家巷。咸丰十年(1860年)毁于兵火。光绪五年(1879年)至民国初山西丝茶商人重建新馆于今址。占地面积约6000平方米,坐北朝南,分为中、东、西三路,是苏州原有百余处会馆、公所中规模最大、最为典型、保存最完整的一座。



全晋会馆较好地保存了原建筑的精华,成为一处完整的典型会馆建筑群。中路系迎宾、祭祀、演戏酬神之所(保存有苏州古典舞台最精美的一座戏台),建筑为庙堂殿宇式,崇脊筒瓦,精雕细刻,飞金涌碧,宏伟庄重,且具有山西建筑特色。东西两路是客商议事、寄宿、存货及管理用房,类同苏州第宅庭园建筑。

1986 年 10 月,全晋会馆辟为苏州戏曲博物馆并对外开放。2003 年 11 月,中国昆曲博物馆在此挂牌。




 • end • 

图文参考|百度、《大运河线性物质文化遗产—山东运河传统建筑》